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何曦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何曦何兮

2011-03-22 15:46:51 来源:《中国当代画家全集·何曦》作者:张桂铭
A-A+

  有些画和有些人一样,是属于“慢热”型的。何曦以前的作品并不特别让我“弹眼落睛”,但那些鱼在天上飞鸟在地下行的奇异场景、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某种独特的形式意味,还是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他初始的笔墨风格并不太明显,显得有些粗犷,还有一些深沉的寂寞的气息。直到有一天,突然被他的一些浑身捆满绳索的树木形象一下加深了感觉。这些来自深山老林的树木,在禁锢与沉默中坚守,生命挣脱了束缚,在静谧的笔墨形式中充满一种内在的张力。何曦在物象安排上的匪夷所思总是令人惊奇,出人意料的图像结构更体现了他构思上的惨淡经营,表达了他在观念传达上的良苦用心。

  何曦画鸟,或在地下,或在笼中,脚系锁链,缩头缩脑,在灯光的笼罩中独居斗室,喑哑无伴;他画鱼,或寂寂直上云霄,或幽幽深埋地下,或囚于网状深海;他画花草,或扎根于钢筋水泥中,或蜷曲于屏风之后,直让人想到《病梅馆记》的意象。他的画面无不在传达一种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生存压抑,借花鸟来表达自我对现实的人文关怀。他以缤纷的意象和雅致的细节刻画,用哲理性的形象来隐喻现实和人性的感知。这种蕴含在强烈形式中的出乎意料的弦外之音与象外之象,使得何曦的作品具有了一种耐人寻味的个性,留给人们很多的想象与思考。

  比如《陌生》:只见一只疾飞的小鸟梦一般掠过重重冰冷的玻璃墙,不知逃往何方?哪里才是自己熟悉和栖息的家园?触目没有小草和鲜花,只有冰冷而透明的不可胜数的玻璃幕墙。在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机器轰鸣的日日夜夜,当人们只身穿梭于这个没有表情的城市,那种冰冷和陌生,那种迷茫、困惑的精神状态,与孤飞的小鸟略似。城市变得越来越时尚,与国际接轨的同时,冲淡了原来的文化底蕴、地方特色与独特个性,更缺少与自然的融合与亲近。何曦以当代花鸟画为媒介,传达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关注和对城市文明的关切,在构图和立意上面目一新。他的这种创新,在“熔铸中国气派”的全国美展中是难能可贵的。人们在冰冷的城市与人际关系中感到迷茫的同时,呼唤“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希望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平等地共处,那是一种对人性与人情的温暖昭示与呼唤。

  《1937•我的家》是何曦的代表作之一,更能体现他不同寻常的良苦用意与巧妙构思。这是一幅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暨抗日战争60周年”而作的主题性作品。作者没有直接表现战争的场景,而是选取了“乌鸦”作为表现主题。然而看不见的战争硝烟,却可以从那大群乌鸦狂暴的状态中嗅出来。疯狂的鸦群冲撞,凌乱破损的桌椅,动荡的画面效果,何曦将抗日战争主题画作的创意也发挥到了极致。在抛却了残垣弹孔、断头刺刀这一切看似必要的战争表现要素之后,仅用了一副不带一滴血泪的“群鸦作乱图”就活活再现了当年的那幕人间惨剧。妙就妙在,该画不用写实的笔法,却能不失气氛地表现出主题,同时兼顾到了作品的纪实意义和艺术价值。

  虽然在形象、构图与画面立意上特立独行,但何曦的笔墨风格仍是古典而唯美、写实而精致的,他本以工笔花鸟见长,刻画真实,惟妙惟肖,细腻入微,甚至足以乱真。正因为如此,这些扎实的功底赋予了画面一种传统而沉稳的底气,超以象外,而得其环中。何曦认为:传统不仅仅是通常认为的晋唐人物、宋元山水、明清花鸟等已经存在的实物,也不仅是笔墨线条等具体形态和具体样式,传统更是一个不断创造的永恒流动的过程,是一种可以持续发掘的永无止境的创造精神。当花鸟画不再是旧式人文关怀的载体时,它才可能进入当代;当传统的含义被解构,牡丹不再象征富贵,梅兰竹菊不再被称作“君子”时,它才有可能进入当代;当作品致力于表现当下、表现生存环境与人文关怀时,它才有可能进入当代。何曦也正是这样经营自己的画面、笔墨与理念的。

  生活中的何曦讷于言,也属于慢热型。而艺术上的何曦却机智敏锐,惊世骇俗。何曦何兮,实难定义。他是多面而丰富的、难以预料的,我想他总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二○一○年六月一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何曦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